日照“家门口有了普惠幼儿园”

文 | 新华社《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萧海川

全面两孩政策进入第四个年头,新一轮幼儿入托高峰近在眼前。一些家长因“入公办园难、入民办园贵”问题再陷焦虑。学前教育如何答好“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的考卷?

山东近年瞄准学前教育痛点,持续发力,在保障幼儿园供给方面跑在了全国前列。数据统计,截至2019年底,山东共有幼儿园20231所,在园幼儿约307.6万人。与此同时,山东学前三年的毛入园率达到89.2%,比全国平均水平高7个百分点;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约77.1个百分点,较全国平均水平高4个百分点;公办幼儿园在园幼儿占比超过55%,领先全国平均水平12个百分点。

作为人口大省,山东何以在短短几年化解幼儿园学位不足、学费虚高的问题?

640?wx_fmt=jpeg

家门口有了普惠幼儿园

 

教室里,几十名小娃娃正在老师指导下制作陶艺。与其说是“制作”,不如说是孩子在玩和泥游戏。

这一场景来自山东日照市山海天旅游度假区实验幼儿园的观澜天地分园。《瞭望》新闻周刊记者站在园中向外望去,带独立小院的幼儿园处于十字路口的黄金位置,周围是一片林立的高层住宅楼。

园长于世华告诉记者,这栋小楼最初不是留给幼儿园的。“当时这里已被地产开发商转租出去,准备改造为一家餐饮会所,一年光租金就有50万元。”

后来,在落实国家城镇小区严格依标配建幼儿园的政策下,经多方协调争取,开发商最终愿意将建筑物的永久使用权无偿移交给教育部门。这也成为日照市第一所无偿交付使用的小区配套幼儿园。

现在,这所占地5.2亩、建筑面积2900平方米的幼儿园,已拥有9个教学班、33名教职工和300多名幼儿,是百姓家门口的优质普惠幼儿园。

观澜天地分园的故事是山东近年推进学前教育的缩影。2018年以来,山东省印发《关于加快学前教育改革发展的意见》等政策文件,同步启动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对幼儿园编制、经费、岗位设置、规划建设等领域加强顶层设计。

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关延平告诉记者,在城镇,山东落实新建城镇居住区配套幼儿园与居住区同步规划设计、同步供应土地、同步建设施工、同步竣工验收、同步交付使用的“五同步”政策;在农村,实施农村幼儿园建设与提升工程,持续改善办园条件。

据山东省教育部门统计,2018年以来,山东已新建改建幼儿园8139所,新增幼儿学位110万个;仅2019年,山东就补充公办幼儿教师10530人,并将幼儿园高级教师岗位比例从1%提至11%。

法规护航普惠

 

今年1月1日起,《山东省学前教育条例》(下称《条例》)正式进入实施阶段,山东学前教育发展从此迈入法治化治理轨道。

这部地方性法规不仅旗帜鲜明提出“发展学前教育,必须坚持公益普惠基本方向,实行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学体制”,而且对治理幼儿园建设运营中的痛点、堵点给出法律依据,让管理更透明、结构更合理、更符合教育规律的学前教育未来可期。

一方面,幼儿园陪餐、一日生活规范有了“白纸黑字”。《条例》规定,幼儿园应每周向家长公示儿童食谱,并建立集中用餐陪餐制度;儿童在园的一日生活,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正常情况下每天户外活动至少两个小时。山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张小永说,规范学前教育的细节,才能更好坚持学前教育的本质,削减“小学化”的不良倾向。

另一方面,公办幼儿园与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在园儿童比例有了硬指标。《条例》提出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在园儿童比例不低于本行政区域在园儿童总数的80%,其中公办园在园儿童比例不低于50%。山东女子学院教育学院副教授王录平认为,法律法规既是准绳也是指挥棒,这样的硬指标让保障学前教育公益普惠有了底气。

此外,有力杜绝了城镇居住区配套幼儿园建设项目“凭空消失”的情况。《条例》要求对配套幼儿园不符合规划条件要求的城镇居住区建设项目,不予办理规划许可手续;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改变城镇配套幼儿园的性质与用途。王录平认为,这些条款直指房地产开发中的弊病,将配套幼儿园从纸上落实到地上,将促进学前教育更好在百姓家门口扎根成长。

济南燕山新居幼儿园园长宋科,现在更有信心把她所在的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办得更好、更久。他说,《条例》对民办幼儿园的支持力度超乎预期,不仅让民办幼儿园的水、电、气、热等资源使用费用与公办幼儿园享受同等价格,而且城镇居住区配套幼儿园还能免缴物业服务费。

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仉兴玉表示,在缺乏对应上位法依据、兄弟省份相关经验不足的情况下,这部地方性法规体现了各方反复磋商形成的共识,将推动学前教育在法治化护航下越来越普惠、优质。

流动的需求如何破

山东在破解学前教育“入园难、入园贵”问题上虽然取得阶段性成效,但在实践探索中也出现了新难题,亟待破解。

城乡、城区之间学位空闲与紧缺并存的结构性矛盾仍然突出。济南高新区三优开智幼儿园园长赵青梅告诉记者,他们对口小区往年入园的幼儿一般在六七十人,2019年达到90人,今年可能到100人。园方准备将部分活动室、礼堂改造为教室,应对短期爆发的入园潮。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农村或一些老旧城区幼儿园出现学位大量招不满的情况。

济南市教育局学前教育处处长王华说,城镇化带来人口从农村向城市、从老旧城区向新兴城区流动,势必会加剧幼儿园学位出现空闲与紧缺并存的现象,但孩子教育耽误不得,未来还要加强学位补给和调控,宁可学位等孩子,也不能让孩子等学位。

幼儿师资供给难以跟上幼儿园和适龄幼儿的快速增长。以日照市为例,该市教育局托幼办主任王成梅告诉记者,2018年至2020年,日照市将规划建设普惠性幼儿园252所,但幼儿师资还面临20%到30%的缺口。

不仅如此,在幼儿园规模快速扩张的同时,骨干幼儿教师、资深管理人员紧缺矛盾尤为突出。济南钢城幼教集团总园长高林对记者说,他们集团要依托钢城幼儿园辐射带动济南东部约10所幼儿园,但由于骨干幼儿教师、资深管理人员紧缺,人员调配往往颇有难度。

业内人士建议,要缓解幼师不足的压力,未来要不断提升幼师职业吸引力,加强幼师的引进、培养和培训。“2019年,我们就招录了100多名专职教师,都是带编制的。”高林说。

此外,坚守学前教育规律也面临不小压力。“有的家长问我,孩子都上了大班,幼儿园为什么不能开设识字、拼音、算术之类的课程。”济南匡山幸福童年幼儿园园长姜伊冉说,法律法规严禁幼儿园小学化,但总有一些家长带着孩子上课外辅导班,抢学小学知识,加剧教育焦虑,给幼儿园开展科学的学前教育带来干扰。基层教育工作者表示,学前教育发展不是教育部门的内部事务,需要全社会协同,形成合力。

下载直播日照手机客户端